[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机翻校对40kh文]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

兰斯下士艾丽斯·凯尔慢慢苏醒过来,轻轻地呻吟着。她的头不停地转着,一种恶心的爬行感在她的胃里打结。她所乘坐的运输船已经停靠在Keylos V号上,这是一座位于三叉戟星边缘的贸易枢纽-这是他们下一次部署途中的中途停留,在另一个系统中仍有8光年的距离。总司令好心地宣布,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整个军团都要进行一次全面的休整。
在过去的二十四小时里,基洛斯五号星的主要港口,阿斯特拉港的小巷里充斥着各种美味非尸体淀粉和蛋白块的食品和私酿烈酒,而自己的有关于这一切的记忆都显得模模糊糊了。
她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被拖到一个被遗弃的工厂改造的舞厅,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叫.格雷格或是格里斯沃德?她不记得了。
他有一双有趣的蓝眼睛,身上有一种最奇怪却吸引人的男子气概。她隐约记得,在喝了大量的白兰地醉酒,曾在一场风暴中调情,给一辆格罗克斯装上了油箱。对酒的错误记忆使她的胃又一次翻腾起来,她摇摇头,睁开眼睛,试图弄清楚她所在的地方。
空气中弥漫着麝香,香烛的芳香扑鼻而来。从表面上看,她是在某人的花式闺房里,她躺在一张四柱长毛绒床上,用薄纱布窗帘和真正的木架构造而成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呻吟着,试图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腕和脚踝被绑在床上的丝质绷带困住了。天啊,她不记得昨晚喝了多少酒?以至于落到现在这个田地。
她希望,至少,这是昨晚那个家伙的床。至少这能让事情快点解决。
由于动弹不得,她环视了周围一下。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全裸-她的星界军头衫,汗衫和裤子被脱了下来,整整齐齐地躺在房间另一边的椅子上。
但她的内衣-不幸的那是,相当不性感的标内裤和运动胸罩-还穿着那糟糕的弹性刺激着她的皮肤,让她意识到自己感到奇怪的热和敏感。这可能是宿醉造成的。
“喂?”她大声地呼救着,“有人吗?”我.被困在这里了,我记不得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门打开的声音,切断了她的呼救声,使她注意熏香蜡烛后面的一个阴影。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走到床边,然后弯腰把窗帘拉到一边。
“你好,昨晚还喝的脑子疼吧?”
昨晚的男人笑着说,他那深蓝色的眼睛在烛光中闪耀着。
“我看到你终于醒了。”
不像艾丽斯凯尔,他穿得很好-事实上,他穿着正式的长袍和衣服,就好像他是某种去教堂做礼拜的牧师。
艾丽斯的头上开始出现了“哦,该死”的警告,但她还保持冷静,微微一笑。
“嗯,嘿,你叫格雷格,对吗?很高兴见到你,你能给我松绑吗?我有点不舒服。“
那人微笑着摇了摇头。
“我的名字其实是加布里埃尔,不过你昨晚喝醉了,我倒不奇怪你不记得我的名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艾丽斯皱了皱眉头,注意到他是如何刻意回避她的要求,并试探性地拉紧她的枷锁,把它们稍微伸开,看看他们是否有挣脱的余地。她的不祥预感再告诉她,她自己可能陷入了什么倒霉事里。
“哦,还行。”
她撒着谎,看着这个男人。
“只是有点呃....你知道…感觉有点恶心,我可以站起来用一下洗手间么?我不想,恩,把你那张漂亮的床弄脏了。”
她说,微微动了一下,想给她的腿找个更合适的位置以此来便于挣脱。
“加布里埃尔”咯咯地笑着,俯身俯卧在她的身上,凝视着她的眼睛。她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种奇怪的兴奋,一种兴奋的低语,加上一种淡淡的安逸和幸福。他伸出手来,摸着她的皮肤,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不,艾丽斯,”
他说着并仍然保持着那种亲切、自信的微笑。
“我不认为你有那么不舒服。我们对你的剂量非常小心。我在派对上放进你饮料里的解酒药几个小时前就该起作用了。”
她从这个男人话语中非常的震惊,她可能是在某个该死倒霉的地方被关着。尽管奇怪的安全感似乎从加布的眼睛散发出来,她的意志和身体仍然在做着激烈斗争,她敲打她的枷锁,试图摆脱。
“去你妈的”
她说,把愤怒和自信加到她的声音里,但这个男人依然保持着微笑。
“我不知道我喝醉的时候我们做了什么,但我不喜欢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捆绑,现在就给我松绑吧。”
她命令道,她与那个男人对视着。之后她的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怒视着床上的天花板。
加布里埃尔对她的挣扎和命令仿佛没听见一样。用他那奇怪的微笑看着她,似乎对她无力反抗他或获得自由的样子充满了乐趣。
反抗无效后他停止了挣扎,他轻轻地把一个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俯身紧贴着她的脸。
“嘘,”
他低声说,他的嘴唇几乎擦她的嘴唇,仿佛是要接吻。
“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我们大家,艾斯。尤其是你。你是个完美的女孩,完美的母体。你将产下伟大的圣子”
他带着狂热的表情微笑的说着。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当她迷迷糊糊地倒在床上时,她挣扎表情似乎从她的脸上消失了。他的手往下伸,用轻柔的指尖抚摸着她的脖子,使她打了个寒颤。再往下,摸到了她的胸部。
指尖在她的乳房之间揉捏着,然后拔罐似的揉捏着她挺拔成熟的双乳中的一个,解开了运动胸罩的对她乳房的限制。
她不是伊特拉世界快活的姑娘,一个士兵的生涯也没有给她留下多少胸部的空间,但她的乳房依然很挺拔,上面盖着很明显的两个浑圆的小乳头,在她胸罩的布下面的小乳头很快硬了起来。艾丽斯开始呼吸急促起来,她被那揉捏的快感弄得头晕目眩,她对整个欲望的渴求把她的不安感被盖过了。
她蠕动着,她不知道的让他的手更多地揉捏她的胸部,还是摆脱他那开始在她硬化的乳头周围打转的手指。
他的手往下伸着,摸着她那结实的平坦的腹部,她的腹部由于训练和那的严酷的战争而变得坚韧,但不管她的身体富有女人味,但她的身体都在某种程度上保持着柔软和光滑。
他抚摸着她的身体,似乎对她那狭窄腰向外弯曲,丰满和结实的臀部感到惊奇。他短暂地停了一下,捏了捏它,又感觉到她全身似乎都在表现出力量和柔软的奇妙混合,感觉。他
对着她困惑而兴奋的快感和反应,吱吱声傻笑着。然后又用他的手摸了摸她那健壮的腿。
“是的,”他终于笑着说,像某种神圣祭品一般仰视着着她。
“绝对完美的祭品l
你将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他从她身上爬了下来,从床上滑了下来,拉开了身后的窗帘。
“家.....家庭?”
艾丽斯结结巴巴地说着,在加布里埃尔离开的时候,那种奇怪的幸福感已经使她麻木了,这让她的胃里的痛苦恐惧又一次抑制住了她的思绪。
她无聊地看着绑着她的绳子,尽管它们柔滑得像丝稠一样柔软,却似乎是坚不可摧的牢固。她突然发现自己在想,它们是什么做的呢?它们看上去像是某种乳白色细线的纺织品,不是全部织成的,而是以某种方式挤压出来的,外表上是有机的。就像蜘蛛网。这个想法使她的脊梁骨发凉。
“是的,”
加布里埃尔回答,微笑着从床上退了下来,向门外的人招手。
“一个充满爱和友谊的大家庭,令人惊奇。”他们想让你加入,艾丽斯,把我们和你一起带到那星空之中。”
艾丽斯听到了硬木地板上爪子的滴答声,当她对很久以前的简报模糊的记忆突然意识到她现在的处境时,一种绝对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感响彻全身。当它进入房间时,她尖叫着-否认、恐惧、厌恶,尽管她不愿承认,它深埋在这一切的深处,带着一种奇怪的兴奋之感。
“救命!”她尖叫着,“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因为从门里潜行的是她所见过的最肮脏的异形-那天蓝色如同虫子的甲壳覆盖着在这具强壮的身体,每一只手臂都有着那邪恶锋利的爪子。它嘴里充满了一排排锋利牙齿,吐血着一条又长又细的舌头,一只触手似的附属物,在空中飞来飞去,发出刺耳的味道。
“救命!”
她继续尖叫着
“哦,天哪,帝皇,救救我吧!”这是个异形!”
当野兽转身看着她时,她尖叫着,加布里埃尔开始悄悄地哼起一首赞美诗,点燃另一支香蜡烛。
它在地板上缓缓地向她走来,蜿蜒而又掠夺性,它优美的肌肉线条被它平滑的动作掩盖了。即使在她惊慌失措的状态下,艾丽斯也发现自己在欣赏这个异形,对它散发出的纯粹的危险和克制的力量感到敬畏。
它越靠近,她的尖叫就越小。一种奇怪的幸福感又一次涌上心头,她发现越来越难以鼓起勇气尖叫了。
盯着它的眼睛看会很多舒服-它像加布里埃尔那样好奇而锐利的蓝眼睛,但却更加明亮。它停在床脚边,弹着它的舌头,好奇地来回摇动它的头。
基因窃贼斜着头舔了舔她,它的附属物从她的颈背上滑过她的脸颊如同挠痒痒,在它的尾流中留下了一种奇怪的刺痛感,艾丽斯在它下面蠕动着,被它的优雅和她自己的不自然的感觉所迷惑,她的内心在增长。
突然,这个生物向后一靠,它的爪子猛地一挥,它的爪子可以撕碎编结好的舱壁和皱折的防弹衣,她的运动胸罩被撕碎了,露出了丰满的胸部和坚硬的乳头。一阵阵热气穿过她的胸口,一定是它的爪子擦伤了她,离她只有一微米的距离,否则她知道它会像切黄油一样把她给撕碎。
她震惊、害怕、激动地叫了起来。基因窃取者把它的头浸了一下,然后来回抽打它的舌头,用触手在她的乳头上弹来弹去,在她的身体里传递出快感的冲击。不管附属物上涂了什么,她的皮肤都感觉很棒,她觉得她的乳头变得丰满和敏感,即使她发现自己在大腿之间不请自来地变得湿润。
她的腹部被用触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肚子,这只生物几乎深情地拖着脚步往下走,最后变成了和她的裤脚同高的头部。即使是通过被动的心理诱导学和化学诱导的唤醒,温暖了她的整个身体,她仍然感到因为感受到的恐惧和惶恐在浑身颤抖着。她带着恐惧和兴奋的两种感情抽泣着,因为它的下颚贴着她的内衣的下摆,它的牙齿轻轻地吃着织物下面的肉,导致她的肉起鸡皮疙瘩,因为它的舌头在她的亚麻肉唇里摩擦。
突然,它向后拉了几英寸,然后用致命的爪子抓住她的内裤,把它像包装纸一样撕碎。她感觉到它身上冰冷的几丁质在她的皮肤和她最亲密的部位滑动。她觉得自己被唤起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又向前倾了一次,那生物的嘴紧贴着她的腹股沟,那长长的可缠绕的舌头在她赤裸的肉上戏弄地弹来弹去。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股快感洗遍了全身,就像春药浸透了她的皮肤,进入了她的血液,使她充满了痛苦的觉醒和渴望的感觉。她呻吟了一声,一半是绝望,一半是匮乏,那生物终于愉快地回应了,把舌头伸进了她的肚子里。
艾丽斯拱起背从床上退了下来,尖叫着,难以置信的感觉从她的地面散发出来。那细长的舌头在她体内微微膨胀,来回摆动,摩擦着她的阴道,找到了她最敏感部位。她看到了这种动物令人难以置信的语言灵巧,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取悦了她,而且她的嘴一直伸到她的内心深处,让她的子宫颈表面发痒,这也是她的快感之所在。
过了一会儿,她的高潮来了,她肆无忌惮呻吟着。她所有的恐惧和厌恶都在性爱的喜悦中荡然无存,她用颤抖的双腿拱起臀部对着那生物的嘴,在她不经意地一遍又一遍地感谢那生物的时候,她的嘴唇里流露出了呜咽的赞美之词。
她又倒在床垫上。那怪物把舌头从她身上拔出来,使高潮抽搐的蜜液在她的全身流淌,她在另一次较小的高潮的余震中颤抖了起来。她躺在那里,气喘吁吁,满脸通红,和一个放荡的妓女一般。
她的意志完蛋了,她只想要更多。加布里埃尔看了看房间的另一边,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非常好,艾丽斯”
他用一种安慰的声音说,他的话在某种深沉的语言层次上安慰着她。
“你已经开始了加入我们家庭的第一步。伟大的父亲祝福你怀上他的子嗣。当你离开我们的时候,你会繁衍后代,当你这样做的时候,预言之子将会诞生,一个新的家庭后裔。”加布里埃尔对她充满着微笑
“现在,他会用神圣的种子注入在你的,生根发芽最后结果。”
加布里埃尔继续说道,那个基因窃取者站了起来,再一次爬到她的床上。
“加强你虚弱的凡人的身体,以便更好地携带血统,并把他的触觉隐藏起来,不让我们的敌人窥探你的血液。”
艾丽斯在先知说话的时候,对他说的话只是朦胧地回应,她的眼睛里只有这位基因窃取者,她带着呆滞的表情。在它的下腹部,在它的后腿交叉的地方,有一袋肉-开始搏动和生长。
艾丽斯敬畏地看着麻袋膨胀,然后散开,形成了一个长长的、脊状的阴茎,像骨头一样硬,但不知怎么又软,像她的乳房一般的柔软。艾丽斯如饥似渴地呻吟着,基因窃贼盯着她看,喉咙后部发出滴答声。这是她看过的最壮丽的洋具,它甚至连人都没有。不请自来,她张开了双腿。
这位基因窃取者暂时没有理会她的手势,而是爬上前去,把她身上灼热的部位滑过去。她感觉到它在她的乳房之间滑行,有那么一会儿,她希望她的手是自由的,这样她就可以把阳具放在她的乳沟里,用她的乳沟抚摸那完美的阳具。它的臀部前后移动短暂,在她的胸部摩擦油腻的部分,然后向前移动,并把它的尖端贴在她的嘴上。
她明白了异形对她的要求,她张开嘴唇,用舌尖吸着精液,感受它的热度。这头野兽向前冲去,越来越多地沉进她的嘴里,她肆意地吸允着,用湿润的嘴唇和舌头摩擦每一寸。
令人印象深刻的尺寸开始使她窒息,甚至当她挣扎着在她的身体里更多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上了她的眼睛。
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它的阳具开始分泌出一种甜味分泌物,当她吸允着阳具,她感到她的下巴麻木了,喉咙松弛了。眼皮下垂,她心满意足地吃奶,因为它开始从她的喉咙里伸出来,轻轻地向她发出颤音,而心灵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为她唱着安慰的歌曲。
它的一双胳膊滑到了她的头下和上背部,把她往上倾,支撑着她,不断地往前推。她的阴部渴望被抚摸,但她无法想象放弃这种味道-她嘴里塞满了炽热的、男性化的尺寸,以及她用乳房和下巴拍打着它的阳具的卵袋时,那甜美而又麝香的味道洗遍了她的舌头。
她很希望自己的双手是自由的,并努力的推送着肉棒,她的头随着它的推力及时摆动她,并在它的努力,她就像她的舌头盘旋在她可以接近的东西。
那怪物又叫了一声,声音更大了,突然爆发了,把奇怪的味道种子撒在她的舌头上,然后向前涌动,把自己埋在她的喉咙里,喷出她体内的精华,确定没有一滴洒出来。这些声音安抚了她,告诉她,她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她的眼睛高兴地向上翻着,感觉到一种兴奋的感觉,就像从简单的屈服行为中达到高潮一样。
基因窃取者从她的嘴里拉出它的突出物,尽管刚刚射出了它撒在她身上的任何奇怪的物质,但它仍然在颤动和剧烈地跳动,因为声音再次告诉她,服从和服从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它向后掠过床上,它的公鸡在空中摆动。艾丽斯意味深长地分开了大腿,咬着下唇,满怀希望。她感到一种兴奋的兴奋在她全身流淌,她的臀部低垂下来,与她的阴部排成一排。“求求你,”她低声说道,脑子里除了热之外的所有想法都被推了出来,“请操我。”
现在还不清楚这个生物是否明白她的话,但它确实理解了她的屈服,于是它向前冲去,把它的肉棒埋进了她的阴户里。艾丽斯气喘吁吁地呻吟,她被充满她大脑的快感给淹没了,在她的束缚中抽搐着。它开始敲击起来,爪子紧紧抓住床边作为杠杆,当它从她的推入和推出,它奇怪的虫的裤脚在她的臀部一遍又一遍地捣碎。她开始喊叫起来,不是害怕,而是高兴。
当那只异型把她伸到敏感处时,她发出了欢快的声音,每时每刻都在乞求更多的快乐。另一只手伸到她手腕和脚踝的绳索,撕碎了它们,让她的四肢得到了解放。她高兴地用腿抱住它笨拙的身躯,双手底下光滑的几丁质盘子的感觉让她惊叹不已,她把自己交给了她那异形“情人”,就像她现在想到的那样,当它占据她的身体时,她崇拜它的身体。这位基因窃取者继续向前抽送,舌头不停地咕哝着,没有表现出什么快感,而是向她发出了舒缓的颤音,因为它深深地扎进了她柔软的阴唇里。
它突然向前冲去,当它开始往她体内注入液体时,它的长度膨胀了。她感到暖洋洋的,在某种程度上,她知道这种物质与她吞下的东西是不一样的。这种感觉使她欣喜若狂,她两次高潮,一次是在精液第一次撞击她的子宫时,另一次是在液体撞击她的子宫时,然后又一次是在她完成最后一次喷射时达到高潮。
然后,异形撤退了,它的阴茎突起终于缩进了它的眼袋,它从她的身体爬了下来离开了房间。
没有再看她一眼。艾丽斯颤抖着,用手指抚摸着她那条被蹂躏过的伤口,那条裂缝伸展得令人愉快地疼痛不已,她脸上带着平静而愉快的微笑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欢迎来到我们家,姐妹。”
加布里埃尔在房间的另一边轻轻地插话说,他的表情非常高兴。
“预言之子将会从你身上诞生”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71cc.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机翻校对40kh文]